这个“最不该挨饿的国家”,如今为何一半人吃的没保障

2022-06-19 08:28作者:admin来源:未知>次阅读

▲这是2022年2月6日在巴西南里奥格兰德州塔瓦里斯拍的因干旱死亡的鱼群。图/新华社文|陶短房

据法新社圣保罗报道,6月8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说,过去两年,巴西生活在饥饿中的人数猛增了73%。这份由巴西粮食安全研究网络发布的报告称,该国约有3310万人生活在饥饿之中,高于2020年的1910万人,这意味着15.5%的家庭食不果腹。

此外,报告还说,巴西全国一半以上的人口处于某种形式的粮食无保障状态,这意味着超过1亿的人口,要么处于饥饿状态,要么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他们是否有足够的粮食吃。报道称,在巴西努力从疫情中复苏之际,饥饿的巴西人在垃圾桶里翻找食物的景象随处可见。

随着巴西几大权威机构相继发出“巴西正重新陷入饥饿”的严厉警告,令世人不得不重新认识和评估这个似乎“最不该挨饿的饥饿之国”。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有一张著名的“饥饿地图”,一个国家如果有5%以上人口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将被这张“饥饿地图”亮出黄灯。

“绿色国家”亮起饥饿黄灯

2013年,巴西人口普查局给出了粮食不安全率4.1%的历史最低值,同年巴西在“饥饿地图”上的黄灯熄灭。

被冠以“绿色国家”“地球之肺”的巴西,也因此受到世界粮食计划署的称赞,一些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更自此将解决全球粮食安全的希望寄托于此。俄乌冲突爆发以前,仍有外国传媒刊出“期待巴西拯救全球粮食危机”的整版文章。

然而,巴西这个“最不该挨饿的国家”,如今“正面临严重饥饿问题”。

2021年,曾对巴西反饥饿成就作出高度评价的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重新在“饥饿地图”上给巴西亮出黄灯,该组织驻巴西代表称,巴西已有9%的人口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这意味着1900万巴西人随时可能挨饿。

而一年后,2022年5月25日,巴尔加斯基金会所发布的报告,已给出了“巴西面临粮食不安全家庭比率达到36%”的数据,这也是2006年开始调查这一数据以来的最高值。

当地时间6月8日,巴西粮食安全研究网络就此发布了最新研究报告,进行这项研究的一位成员指出,目前巴西的饥饿情况“是1993年以来最严峻的”,直言巴西“在与饥饿做斗争中倒退了足足数十年,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2022年1月30日,人们在巴西累西腓戴口罩出行。图/新华社

巴西地大物博,气候适宜,有丰富的可开垦地、劳动力和日照资源,生物多样性令人艳羡,似乎无论如何不应受到饥饿的威胁。“结构性饥饿”更令人关注

对于突如其来的普遍性饥饿,巴西官方和一些境外机构、学者给出了五花八门的解释,如新冠疫情导致全球粮价飙升和物流受阻、巴西近年来连年遭遇重大自然灾害等。

但是,所有这些说法似乎都难以解释,巴西这样一个幅员辽阔、气候适宜,早已从“饥饿地图”上消失8年之久的国家,何以在短时间里再次“脱富致贫”?

5月26日,同样来自巴西粮食安全研究网络团队,由奥迪等四位作家联合撰写的《巴西报告》认为,巴西饥饿问题正如该国著名饥荒历史学家卡斯特罗所言,是“本国特有的、与其他国家无关的内生性危机”,这一危机的主要构成因素外因或客观条件,也与战争或危机关系不大,其根本原因是“严重的财富集中和令人发指的国家不作为”。

这份报告指出,即便在2004-2014年这个所谓“解决饥荒的黄金时代”,许多巴西贫民的“填饱肚子”也是低质量的。他们可以吃饱一日三餐,但食物不过是低热量的玉米粉。这些食物可以塞满一个穷人的肠胃,产生虚假的饱腹感,却无法提供足够的热量和营养。

而随着右翼政府的上台,即便中产阶级也不得不用鸡肉替代牛肉、再用鸡蛋替代鸡肉,因为过去10年间,巴西牛肉价格涨了3倍。

另有研究表明,一半以上农村家庭和城市贫民窟赤贫人口受粮食不安全影响,黑人和混血人种家庭18.1%“粮食不安全”,有10岁以下儿童家庭“每天都在挨饿”比率则高达18.1%。

巴西粮食安全研究网络的研究,也同样证实这种“结构性饥饿”的存在。该研究显示,巴西北部、东北部这两个传统落后区域,饥饿问题比全国平均水平严重得多,农村饥饿问题比城市严峻,有色人种饥饿问题远大于白人。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图/新华社

巴西地理与统计研究所“家庭预算调查”项目指出,在此前两位左翼总统执政期间,巴西通过“巴西支付转移计划”等增加公共开支和社会福利的政府调解手段,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贫富差距,达到了缓解“结构性饥荒”的目的。但随后的经济危机以及公共开支大幅下降等因素,都让中低收入家庭更加食不果腹。到底是谁在“制造饥荒”?

当然,疫情也加剧了巴西的饥饿问题。疫情及限制措施导致商业和旅游业萧条,就业率和收入下降,而中小学的普遍“网课化”,又让成千上万指望免费校园午餐解决一天温饱问题的贫困家庭学龄儿童也没了着落。

此外,巴西中部和南部地区沿着巴拉那河流域遭遇长期干旱,导致基本粮食价格的上涨,都成为巴西饥饿问题加剧的因素。

不过,许多巴西本国研究者认为,这些只是加剧了巴西“结构性饥荒”的程度,而非导致巴西发生并持续“不该发生的饥荒”的根本原因。

一些巴西社会学家将问题归咎于现任总统博索纳罗,认为他上台后削减福利、控制公共开支等一系列做法,是导致巴西重新登上“饥饿地图”的关键。但问题在于,博索纳罗也并不想让巴西“返饿返贫”,且并非每项改革都必然“制造饥荒”。

巴西左翼无节制大幅增加公共开支、社会福利的做法,固然可以暂时解决饥饿问题,缓解了社会不平等现象,却也付出了政府巨额赤字、社会效率低下和民众就业积极性降低等副作用。

并且,这些副作用在2014年后集中爆发,是巴西此后接连两次经济危机的诱因,也是左翼执政被推翻的关键。

将“黑锅”甩给博索纳罗及其政府是很容易的,但左翼卷土重来未必就能解决问题。如果左翼重拾“大福利大开支”政策,在通胀率高企、债台高筑的当前形势下,巴西社会是否会“虚不受补”?这也是一个问题。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极速时时彩平台,极速时时彩官网,极速时时彩网址,极速时时彩下载,极速时时彩app,极速时时彩开户,极速时时彩投注,极速时时彩购彩,极速时时彩注册,极速时时彩登录,极速时时彩邀请码,极速时时彩技巧,极速时时彩手机版,极速时时彩靠谱吗,极速时时彩走势图,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极速时时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